长视频网站“炮轰”短视频背后,腾讯爱奇艺组攻守同盟

4月23日,以腾讯为首的视频平台携500多名艺人,再度向短视频影视剪辑开炮。这是继4月9日,组织70多家协会机构的联合声明后,视频网站向短视频平台的又一次“亮剑”。

  值得关注的是,从此次版权战争可以看出,腾讯和爱奇艺之间的合作正在变得愈发紧密,双方正在结成一个由腾讯主导的攻守同盟。

  从组织者来看,第一次声明由爱奇艺牵头,第二次则是来自腾讯推动。肖战、杨颖、王一博等参与串联的一线明星大多出自腾讯旗下工作室或是腾讯视频代言人。有网友爆料,不少明星由腾讯视频负责版权内容合作的副总裁韩志杰亲自出面邀请,最终受邀人数多达524,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明星联合行动。

  业内人士分析,今次视频网站发起对短视频平台的炮轰,源自视频平台希望通过版权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腾讯的目的颇为明确,即希望通过版权优势限制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发展的同时,为视频号和微视增加筹码。有媒体报道,在500明星联署后次日,腾讯就推出了在线剪辑功能,用户可以利用腾讯提供的正版视频来进行影视剪辑。

  事实上,爱奇艺与腾讯的“绯闻”由来已久。

  2020年6月,媒体消息称腾讯正谋求收购爱奇艺56.2%股权。不过此事之后不了了之,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在国家有关部门启动平台经济反垄断的背景下,行业第一兼并行业第二难免引发外界讨论,更别说影视行业分属意识形态领域,更会获得监管部门的额外关注。

  没有办法合并,并不妨碍爱奇艺和腾讯的关系变得前所未遇的紧密。近年来的案例都表明,两者在业务上达成了深度协同。

  2019年底开播的大热剧《庆余年》,正是腾讯旗下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集团参与制作,最后将版权分销给了爱奇艺,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同步播出。2019年改编自阅文旗下作品的《从前有座灵剑山》,也采用了双平台播出的方式。综艺方面则有去年同在两个平台播出的真人秀节目《哈哈哈哈哈》,这档节目有着爱奇艺和腾讯视频联合出品并投资制作的背景。

  

  2021年开年的头部剧集《赘婿》更是腾讯旗下阅文集团的头部IP,由腾讯旗下的腾讯影业、新丽传媒和阅文集团主投主控,最终选择将独播权卖给爱奇艺。

  此外,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更是在去年11月和今年4月先后完成了会员价格提价。

  爱奇艺对腾讯的亦步亦趋,源于其自身的经营情况和文娱行业的客观现实。

  众所周知,爱奇艺的日子并不好过。2017-2020年,爱奇艺分别亏损37.37亿元、91.10亿元、103.2亿元、70.38亿元,4年合计亏损超300亿元。其会员规模和营收增速都在持续下降。2020年,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达到1.23亿,反超爱奇艺成为行业第一。

  近年来,影视作品大量源自IP改编。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恰恰掌控了全国最丰富、最头部的IP资源库。2021年2月的百度小说风云榜数据显示,排名前30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26部出自阅文平台。

  而爱奇艺虽然也有爱奇艺文学,并针对影视化改编做过一番努力,但由于大量创作人才已被腾讯吸纳,自2016年开启原创业务以来,爱奇艺文学一直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产出。在这一背景下,爱奇艺只能通过合作、采买的方式向外部获取大IP,腾讯自然成为爱奇艺必须,也不得不交好的对象。

  对于腾讯来说,影视制作前期投入大,能够多一个平台分销获取版权费用,覆盖成本,降低影视播出后的风险。此外,两大平台合作也可以进一步增加对上游制片方、艺人的话语权。这一次,腾讯能够轻易组织起70多家机构和500多位艺人联合发声,离不开其上游控制力。

  在剧集采购方面,此前腾讯、爱奇艺等组成的采购联盟,对剧集采购统一定价。

  3月17日,在东方卫视播出,由张翰、徐璐主演的爱情剧《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没有在视频平台播出。制片人杨利在微博公开发文,称为了降低成本,平台方联合打压版权剧的价格,“几乎所有影视公司尤其是国有和中小影视公司都深受其害。”

  无论如何,这似乎已定下了未来一段时间视频平台间的竞争基调:腾讯大力开拓,爱奇艺紧跟在后。而这对于整个影视行业和用户来说意味着什么,尚未可知。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