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宇:从美国政治预测网站的数据,就能看出拜登执政百日的底色

拜登执政一百天的民调结果最近公布了。虽然这百日来美国股市高涨、经济复苏、新冠疫苗进展顺利,但拜登的支持率也就在52%左右。这一数据当然比特朗普的同期民调要高,但低于1980年以来所有其他总统的民调。

52%这个数字,仅比拜登胜选时所得的普选票比例略高一点点,说明拜登并没有靠自己的执政赢得多少新的支持。考虑到当前美国社会政治极化的现状,这一民调结果倒也不算差,只不过拜登当选时声称要当全民总统,弥合社会分裂,成就罗斯福般伟业的宏愿,还是和百日前一样遥不可及。

其实拜登政府当前的执政困境,以及如今美国政坛的两党对立,早就在美国政治预测网站的数据中侧面体现出来了。读过我2020年文章的朋友,可能已经知道美国政治预测网站“PredictIt”及其在大选中的参考价值与“薅羊毛”作用。今天我们来看看它在一些具体政治议题上的“表现”。

在此之前,还是先为不大了解“PredictIt”的朋友简单介绍下。在该网站上,大家可以对美国政治事件的结果下注预测,所下的赌注也可以像股票一样在结算前交易。下注的价格就近似于市场对一件事发生概率的估计。比如60美分下一注,回报1美元,就意味着市场上当前认为这件事发生的概率近似60%。


该网站是以学术研究为目的开设的,所以跟一般的博彩网站不一样,对于参与人数和资金都有限制,但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部分民众(教育程度较高的年轻人)对美国政治走势的看法。特别是在大选过后,狂热的“川粉”退场,这一网站的下注情况和评论区终于都变得相对正常一些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现在“PredictIt”评论区里的人,可能是美国最懂政治的一批人。毕竟当你把真金白银扔进去的时候,虽然金额很少,但在心理上,也会有更大的动力去学习和了解一件事物。特别是美国政治规则繁多,里面有很多连议员老爷们自己都不知道的细枝末节,你去看“PredictIt”反而能懂得更多这些所谓“民主的细节”。

因此,从“PredictIt”上面,我们其实可以总结出拜登执政百天来的一些美国政治动向。

对立的两党

如果要给拜登的百日执政定一个基调,那就是党派对立和政治极化又回来了。

在执政最初期,民主党和共和党进行了很多合作与妥协,国防部长和财政部长这类重要职位也都得到了高票批准,甚至民主党还成功地争取了一些共和党议员同意弹劾特朗普。看似两党终于打算抛弃党争,放下特朗普时期结下的恩怨,携手抗击疫情,专心恢复经济了?

想太多了。

是的,两党的建制派都非常想迅速地忘掉特朗普时期,让美国政治回归常态。什么样的常态呢?当然是两党对立的常态了。

所以当特朗普弹劾案草草收场之后,民主党和共和党终于开始放开手脚恶心对方了。民主党抓紧一切机会推进自己的议程,甚至是“华盛顿特区建州”这类明知道共和党永远不会同意的议程;而共和党则“逢民必反”,连司法部长这样本来没有争议的提名都要想方设法当搅屎棍。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在“PredictIt”上就可以看到,国会两院投票的预测区间越来越小了。四百多人的众议院、一百人的参议院,预测区间往往会精确到一票。而就在这样的预测区间里,人们的预测也都集中在一两点,也就是党派分界线上。


比如上图所示,在新冠纾困救助法案的众议院投票前,220票的结果早就已经被“PredictIt”的市场预测到了。因为当时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席位就是221票,而民主党议员杰瑞德·戈登(Jared Golden)很早就表示了对该法案的反对,于是220票毫无意外地就成了最终的结果。即便投票之前两党的议员们在众议院进行了慷慨激昂的辩论,但其实双方都知道投票的结果在很早之前就注定了,没人会在国会被对方说服。

新冠纾困救助法案在参议院的历程也同样如此。虽然民主党曾试图拉拢共和党中的温和派参议员——来自阿拉斯加的丽莎·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向她承诺了阿拉斯加的基建项目,但穆考斯基最终也没有变节,坚守了共和党员的党性。

所以到最后,即便60%的共和党选民其实支持新冠纾困救助法案,即便该法案能给很多共和党议员的选区带来利益,也没有任何一名共和党参议员或众议员敢于背叛党派意愿,去投票支持这项民主党的法案。

不要问你能为你的选民做什么,要问你能为你的党做什么,这才是新时代美国议员的觉悟。

新冠纾困救助法案最终能够涉险通过,是因为它情况特殊,只需要国会简单多数即可通过,但别的法案就没那么容易了。受“阻挠议事(filibuster)”的影响,一般的国会法案都实际上需要争取60票先终结阻挠才能通过。因此在百人参议院只掌握着刚好50席位的民主党,如果不能争取到共和党的支持,在国会就什么事都办不下去。而共和党即便不占多数,也有足够的能力给拜登和民主党使绊子。

因此,在党派对立的这一大背景下,拜登的执政百天就呈现了两个特点:一个特点是组阁进度缓慢,另一个特点是改革频频受阻。

艰难的组阁

虽然每任美国总统的组阁都不是一帆风顺,但拜登的组阁进度已经算是比较落后了。

比如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本来得到了两党支持,应该很快上任,结果国会司法委员会成员,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直接把加兰的任命叫停了,仅仅是因为科顿认为加兰对非法入境的态度不明确。

无独有偶,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的任命,也被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拦了下来,理由是他觉得雷蒙多对中国不够强硬。

当然,这两位内阁成员的任命虽然有些波折,但最终还是通过了参议院的批准,只是很多在“PredictIt”上预测两人会在3月前上任的人被坑惨了。

最倒霉的应该算是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候选人尼拉·坦登(Neera Tanden),因为坦登是被民主党自己人踩在地上不得翻身。

坦登虽然一直就是拜登内阁中比较有争议的候选人,但大家本来预计她至少能够获得民主党的全部支持涉险过关。结果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率先发难反对坦登的任命,理由是坦登多年前发的推特过于“党派化”,会毒化行政管理和预算局未来同国会的关系。

坦登过去发了什么有问题的推特呢?身为建制派民主党人,坦登在过去发了很多攻击共和党和激进派民主党的推特。这些推特虽然比起特朗普的“瞌睡乔”差得远,但有些也挺毒的,比如“吸血鬼都比泰德·克鲁兹更有心”……


虽然曼钦的反对不能说没有道理,但美国政治极化的现状大家都知道,你真要去认真翻过去的推特,谁找不出黑历史呢?顺带一提,受曼钦启发,拿过往推特来膈应和批斗拜登提名的候选人已经成为国会当前的风尚,坦登的遭遇不是孤例,但她确实是其中最惨的。

所以很多人也认为,曼钦的反对不是真的关心这一职位,只不过是想体现自己的中间派形象罢了。毕竟曼钦能为民主党在铁杆红州西弗吉尼亚拿下一个参议员位置,靠的就是他的保守派立场,所以他时不时地背刺一下民主党,民主党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那坦登的任命怎么办呢?民主党在参议院就50票,少了曼钦这一票就肯定没戏了,除非共和党有人倒戈。

但拜登一开始还不愿意随便认输,不想承认自己的任命失败了,声称一定能从共和党找到票。而坦登也赶紧删推道歉,挨个走访共和党温和派,希望能够获取一票支持。但是共和党的议员们显然比民主党的党性坚定,不给拜登任何面子,没人愿意去支持一个被民主党自家人抛弃的候选人。

挣扎了一阵,拜登还是只好放弃坦登的任命,于是这个位子就又空出来,成了众人争夺的对象。这个职位最有力的竞争者是沙兰达·扬(Shalanda Young),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副局长的候选人,因为长年在国会工作,所以受到了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国会黑人核心小组(Congressional Black Caucus)的公开支持。他们给的理由是,扬不光能力优秀,而且还将是第一个担任此职务的黑人女性。

不过问题来了,你随便换个少数族裔,都可以是“第一个”啊,为啥不让别的族裔上呢,特别是这个职位本来还是亚裔的。坦登是拜登提名中唯二的亚裔内阁成员,亚裔在拜登政府的比例本来就不成比例地少,而黑人早已经占据了众多要职,是过度代表的族裔。从族裔平衡的角度看,用一名黑人替代一名亚裔可不太好看。

但亚裔民主党们一开始都没什么反应,毕竟亚裔的政治势力就那样,争权夺利哪里争得过黑人。直到前一阵亚特兰大枪击案发生,亚裔终于成了关注的焦点,才有亚裔参议员喊了两句应该让亚裔来填补这一职位的空缺。当然,如今亚裔争取权益的声势又过去了,这事儿也快翻篇了。

不过直到现在,面对各方压力,拜登仍然没有公布自己的提名,仅仅是让扬作为副局长代理局长职务。至于拜登自己的想法呢?他想要选谁来当自己行政部门的财务总管?好像大家也不怎么关心了。

从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任命的这些琐碎的风波中,相信大家也能看出来一点美国当前政坛的现状,以及拜登和国会的关系了。所以,当拜登连自己人都不能安排进内阁的时候,也不太可能指望他能从国会那里争取到别的什么东西。

无果的改革

然而拜登毕竟在选前是有改革承诺的,特别是进步派的改革,就是做样子也得做啊。于是在这短短的执政一百天里,拜登和民主党接连提出了很多进步派关切的改革方案,比如提高最低工资、扩充最高法院、改革投票系统、甚至让华盛顿特区建州……

这些提案在正常情况下,是没有可能争取到共和党支持的,所以“PredictIt”虽然每一个提案都建了一堆相关的预测选项,但大家都很清楚这种市场基本都是在割进步派的韭菜,所以都没什么热情。比如“选民自动注册系统是否会在2021年立法”这一预测的价格,一开头是15美分,没几天很快就降到了5美分。

不过有一个预测的价格曾经在2月高企到40美分,那就是“2021年9月1日时联邦最低时薪是否会高于9.5美元”。


我们知道工资改革是不可能在国会通过的,那为什么大家会突然失了智,觉得这次有戏呢?原因在于国会的“和解(Reconciliation)”制度。

刚才提到,正常的法案实际上都“需要”60票才能通过,但为了保证政府正常运行,跟预算和财政有关的法案,可以有一年一次的机会将其视为“和解法案(Reconciliation Bill)”,而“和解法案”只需要简单多数就能通过。

而15美元最低工资法案是拜登和民主党的一个重大改革诉求,他们希望将最低工资和新冠救济打包在一起,算作更容易通过的“和解法案”,这样就可以一举两得,既提振经济又完成工资改革。所以得到这一消息,看到民主党如此强推最低工资法案,很多人就认为机会很大了,把预测的价格推高到40美分。

但是,最低工资法案是否能够算进“和解法案”,要根据所谓的“伯德规则(Byrd Rule)”来裁定。而这个裁定,则又要交给“议事法规专家(Parliamentarian)”来判断。结果就在2月25日,参议院顾问裁定最低工资法案不适用“和解”规则,于是最低工资法案又泡汤了。

富有戏剧性的是,就在工资改革失败这一天,拜登发起了对叙利亚的空袭。有能力对外国扔炸弹,没能力为本国涨工资,这个反差可是有些大。所以这一天很多“PredictIt”用户在评论区刷屏表达愤怒。

其中一个“PredictIt”用户是这样写的:

“***,我要跑路隐居,直到美国来场现代版本的法国大革命来推翻财阀统治。学生贷款就是个骗局,就是现代奴隶制,只会滋养那1%的对冲基金和亿万富翁,而你则虚掷自己的生命,穷困潦倒地生活……几乎每个人都反复跟我说不需要担心上大学的钱,只要去最好的学校追梦就可以了。现在我欠着超过十万美元的贷款,而这根本不是我的错,这就是奴隶制。”


我想这位年轻人的抱怨,很能代表一部分美国进步派对现状的失望了。

不过拜登倒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前几天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将联邦承包商的最低时薪上调到了15美元。但拜登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真的没法说服国会了。

当年特朗普嘲笑奥巴马只能靠行政命令治国,结果等到自己上台又“真香”了。而拜登上台的时候撤销了一堆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如今也不得不靠行政命令来履行自己的竞选承诺。这就是在政治极化的大背景下,美国总统的宿命轮回。

当然,目前看来,有一类法案是不需要拜登动用行政命令绕开国会的,比如目标直指中国的《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倒是得到了两党一致支持。也许这就是美国版本的“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不被看好的前景

最后再分享一下“PredictIt”上对于拜登前景的预测吧。

最对拜登不利的是这个预测:“谁会是2024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按照正常道理,拜登身为现任总统,自然也就是2024年大选时竞选连任的民主党候选人,没有什么意外。

但市场可不是这么看的:


我们可以看到,“PredictIt”的用户们认为,拜登成为下一任民主党候选人的概率仅略多于三成,而且一直低于副总统哈里斯。

为什么概率这么低呢?因为很多人认为拜登会是个过渡总统,很快就会退位让贤,不会参与竞选。因此,即便在一个月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拜登还明确表态自己肯定要竞选连任,也并没有怎么说服“PredictIt”的市场:

毕竟即便拜登不想连任,他肯定也得把连任的话放出来,不然大家都知道他要当“跛脚鸭总统”,他还怎么带团队呢?更不用说拜登的身体说不定都撑不过四年……

甚至很多“PredictIt”用户相信这样一套理论:拜登会在自己健康撑不住的时候主动辞职,让贤给哈里斯,还能得个造就美国第一任女总统的好名声……

当然,我个人还是认为这些对拜登连任前景的预测有些过于悲观,而且某些逻辑也站不住脚。但无论“PredictIt”上面对拜登的预测是否合理,理由是否充分,这毕竟是一部分美国人用真金白银做出的判断,也很能反映出拜登在人们眼中的弱势,执政百天来所面临的困难,以及不被看好的前景。 

相关产品

评论